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婚姻观点 >> 律师观点 >> 文章正文
夫妻一方个人所有的房屋婚后动迁所获益归属的界定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肖海涛律师  来源:婚姻家庭律师  阅读:

夫妻一方个人所有的房屋婚后动迁所获益归属的界定

刘某诉龚某离婚纠纷案件

 

审判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法院

案号:(2014)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95号

 

案情介绍:

刘某诉龚某离婚纠纷一案,经法院审理查明:刘某与龚某均系听力残疾的残疾人,二人相识恋爱后于2002年7月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

2000年6月,龚某以4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上海市岳州路一处公有住房。

2012年9月、2013年6月,龚某两次起诉离婚,均未被原审法院准许。

2012年11月,住房保障部门与龚某签订了征收与补偿协议。根据该协议,龚某获得该处房屋价值补偿款702701.8元、签约搬迁补贴342090元、154630元、鼓励奖18000元、利息9279.46元、奖励10万元,共计1326701.26元。

2013年9月,刘某诉至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要求与龚某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一审法院判决:

一、准许刘某与龚某离婚;二、龚某名下的征收补偿款1326701.26元归龚某所有。

一审判决后,刘某不服,上诉称:应当均分岳州路房屋拆迁补偿款中除去房屋价值补偿款外的其他补偿,计311999.73元。

二审结论

二审法院改判岳州路房屋征收补偿款均归龚某所有,龚某支付刘某该房屋征收补偿款折价款人民币22万元。

一审法院(嘉定区人民法院)认为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刘某起诉离婚前,龚某已先后2次起诉离婚,且在法院对双方离婚未予准许后,双方之间的关系未能得到改善,依然分居生活,未能履行相互照顾和扶养义务,也缺乏培养夫妻感情的机会。因此,对于刘某要求与龚某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对于双方争议的岳州路房屋征收补偿款的归属问题,根据《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的规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归公有住房承租人及共同居住人共有,而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且实际居住生活1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在本市(上海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因该房屋系龚某婚前出资购买的使用权房,刘某并不在该房内实际居住。刘某曾经享受过相关部门给予的福利调配分房,刘某在上海市他处有住房。因此,刘某虽在岳州路房屋内有户籍,但并不属于该房屋内的共同居住人,刘某无权享有岳州路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

二审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岳州路房屋除房屋价值补偿之外所获征收补偿利益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双方对岳州路房屋的价值补偿款属于龚某个人财产有一致意见,刘某认为除此之外的征收补偿利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龚某认为岳州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均属于其个人财产,刘某无权分割。二审认为,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原则上为夫妻共同财产。本案,双方所争议的征收补偿利益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畴,现双方对夫妻感情破裂态度一致,对于该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应予分割。龚某关于该部分财产属于其个人财产的观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纳。至于该部分财产的具体分割方式,将结合财产来源、双方婚姻持续时间及实际生活需求等各方面因素予以综合考量并酌情予以确定。原审认为刘某不享有本案系争征收补偿利益的法律论理,缺乏依据,二审法院改判岳州路房屋征收补偿款均归龚某所有,龚某支付刘某该房屋征收补偿款折价款人民币22万元。

【裁判观点】

婚前房屋在婚姻存续期间获得的征收补偿利益属于婚后所得(收益),故原则上为夫妻共有财产。但征收补偿利益分为房屋价值补偿款及签约搬迁补贴等其他补偿款,就房屋价值补偿款而言,是基于婚前房屋的变价及自然增值,是个人财产的形态变化,并不转化为共有财产;而其他补偿款既不对应房屋价值,又不属于自然增值或自然孳息,为夫妻共有财产。二审法院认为征收补偿利益既包含一方个人所有的财产又包含夫妻共同所有的部分财产。

 

 

肖海涛律师整理

上海勤周律师事务所家事律师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外国人在中国购买的房屋..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上海法律援助中心电话(..
·“假离婚避税”不靠谱,..
·男方遭遇女方家庭暴力案..
·前妻去世 男子以儿子名..
·恋爱期间一方出资,房屋..
·离婚时,如何收集对方隐..
·婚姻家庭律师:一方显名..
·在上海聘请婚姻律师,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